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AG亚游登录|官方网站 > 党史文稿 >
ag体育网址|注册从俄界会议的内含看党的成功之道
2015-11-26 14:25:59   来源:
                                                                  周美好    刘清华
 
[内容摘要]  俄界会议是红军长征期间,中央政治局在俄界召开的一次挽救危局的重要会议,堪称我党的第二个“遵义会议”。俄界会议坚守了党的战略目标、展示了党的出众能力、彰显了党的优良作风、突出了党的坚强领导,这四个方面构成了俄界会议的丰富内含。追溯和分析这段光荣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俄界会议蕴藏的丰富内含,正可谓我们党的成功之道,取胜之基。
[关键词]  俄界会议   内含丰富   中国共产党   成功之道   
 
俄界会议是在中国革命面临生死分合的紧急关头时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从一定意义上说,俄界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堪称党的第二个“遵义会议”。俄界会议是红军长征取胜的关键一环,其本身蕴藏的内含十分丰富,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会议坚守了党的目标、展示了党的能力、彰显了党的作风、突出了党的领导。这些内含构成了俄界会议的闪光之点,也昭示了我们党的成功之道。一叶知秋,见微知着。透过俄界会议,我们可从中领悟到中国共产党无往而不胜的真谛所在。
一、俄界会议坚守了党的战略目标,而目标坚定是党走向成功的“动力源”
俄界会议是在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召开的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突出,目标清晰,旗帜鲜明,为红军下步行动和长远发展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也为广大红军指战员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俄界会议的目标可分为三个层次或阶段。
1、俄界会议的直接目标是摆脱分裂带来的危险。1935年6月14日,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党中央先后召开了两河口会议、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等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或重申了红军北上创建根据地的决定。但张国焘拥兵自重,权欲熏心,阳奉阴违,拒不北上,对抗中央命令,并要挟右路军和中共中央南下。9月9日,张国焘给右路军政治委员陈昌浩发密电,命令陈昌浩率右路军南下,并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危害党中央。毛泽东等获悉密电后,立即在巴西召开会议,紧急商讨对策。会后,毛泽东、周恩来等连夜率领红一、三军、军委纵队、红军大学一部,组成临时北上先遣队迅速北上,脱离了险境。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俄界召开了紧急扩大会议。会议第一次点名批判了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严厉谴责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抗拒中央决定的严重错误。会上,毛泽东一针见血地指出:“由于张国焘的阻挠和破坏,第一、四方面军不能共同北上,因此,一方面军主力之第一、第三军团应该单独北上......”。会议的及时召开,消除了大家的疑虑和不安,使红军广大指战员清楚地认识到了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的危害和根源,认识到一、三军团单独北上是迫不得已的正确之举,从而使红军在思想上、人身安全上摆脱了分裂带来的危险,也避免了红军内部兵戎相见危局的发生。
2、俄界会议的根本目标是北上战胜敌人的围剿。俄界会议在批判张国焘分裂红军的罪行的同时,还根据当时的紧急情况制定了新的战略方针和目标。党中央在俄界时,面临着内外交困的严峻考验。在内部,由于张国焘分裂主义的影响,一、四方面军各处南北,失去了相互配合的可能性。同时,北上的红军只有8000多人,可谓势单力薄,孤军作战。在外部,国民党军队密布陇东和陇南,总人数达二三十万人。为了防堵中央红军和陕北红军会合,蒋介石在甘肃境内设立了松藩到腊子口、天水到陇西等数道封锁线,准备一举“围剿”和歼灭北上红军。敌我相比,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我军都处于劣势。如何打破敌人的封锁,战胜敌人的围剿,成了党和北上红军的当务之急。俄界会议就目前行动方针进行了深入讨论和研究。毛泽东在会上说:“不管张国焘等人如何阻挠破坏,中央坚持继续向北的基本方针。红军总的行动方针是北进,但考虑到目前党中央是率领一、三军单独北进,力量是削弱了,从当前的敌我形势出发,行动方针应有所变化,首先打到甘东北或陕北,以游击战争来打通国际联系,靠近苏联,在陕甘广大地区求得发展”。毛泽东分析了陕甘一带的地势、居民和敌我双方的情况,认为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又有正确的领导,依靠游击战争,是可以战胜敌人达到目的的。随后,红军一举突破天险腊子口,为红军北上打开了最后一道屏障,使国民党反动集团企图阻挡红军北进的阴谋彻底破产。
3、俄界会议的终极目标是抗日救亡解放全中国。在红军长征时,民族矛盾已上升为中国的主要矛盾。但蒋介石奉行“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一意孤行地把枪口对内。而我们党则以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为重,在长征途中,就前瞻性地提出了抗日救国的战略目标任务,并为之而不懈奋斗。红军历尽千辛万苦,摆脱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为的是抗日救亡;俄界会议决定到陕甘广大地区求得发展,也是为了抗日救亡;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在陕甘根据地安营扎寨后,斗争的锋芒更是指向抗日救亡。追溯俄界会议这段光荣历史,我们不难看出,无论是俄界会议召开的初衷,还是会议制定的行动目标,都是十分清晰、坚定和正确的。俄界会议后,在北上建立根据地、抗日解放全中国的目标引领下,我们党和红军斗志昂扬,活力迸发,战胜各种艰难险阻,终于取得了长征的伟大胜利,奔赴到了西北这个抗日的最前沿,成为抗战中的中流砥柱。
俄界会议是我们党90多年征程中的一朵奇葩,也是我们党咬定目标不放松的一个缩影,我们党90多年的光辉历程充分证明了这一点。1921年,我们党从建党一开始,就确定了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宏伟目标,并为之而不懈奋斗。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党团结带领广大人民浴血奋战,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党励精图治,艰苦创业,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了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使古老的中国以崭新的姿态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党进行了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把一个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建成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创造了当惊世界殊的“中国奇迹”。
目标就是旗帜,目标就是动力。透过俄界会议,纵观我们党90多年的历史,可以清楚地认识到:矢志不移地沿着党的目标奋勇前进,不仅是红军长征的取胜之道,也是党不断走向成功的动力之源。
    二、俄界会议展示了党的出众能力,而能力过硬是党走向成功的“奠基石”
红军长征的过程也是一个大浪淘沙、锤炼真金的过程。俄界会议是在毛泽东逐渐成为党的领导核心、党内“左”倾教条主义终结的情况下召开。会议既是一个战略决策会,也是一个能力展示会。俄界会议至少展示了我们党的三种能力。
    1、危机应对能力。俄界期间,是党和红军最艰难的时期。面对张国焘的分裂危机,我们党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方式沉着应对。一是在获悉张国焘企图危害党中央的情况下,果断北上,迅速脱离了危险境地;二是在向俄界进发的途中,党中央发布了由毛泽东亲自起草的《为执行北上告同志书》,号召红军指战员坚决拥护中央的战略方针,继续北上,创造陕甘新苏区。从而以先入为主的方式,消除一些红军指战员认为“红军先行北上是逃跑”的误解,使张国焘陷入被动状态。三是在到达俄界的当天,再次致电张国焘,令其立即率左路军向班佑、巴西开进,不得违误。以图提供最后的机会,尽可能地避免分裂的发生。四是在张国焘再次抗拒中央命令,并发电诱令我一、三军团南下的情况下,我们党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立即在俄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强硬、坚决的姿态,第一次点名批判张的右倾分裂主义,揭露张的错误及其根源,使大家认清了张的丑恶嘴脸,认清分裂的严重危害,自觉地抵制张的分裂路线,统一大家的思想和北上的共识。五是立即研究下步行动部署,及时调整战略行动方针。六是会后一鼓作气攻下天险腊子口,扫清北上的最后障碍,使大家看到北上的胜利曝光,逐步瓦解张的分裂阵线。这些举措,充分展示了我们党具有较强的危机应对和处理能力。
2、预见判断能力。俄界会议对党情军情、敌情社情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并作出了科学准确的预判。一是分析了南下北上的优劣和利弊,准确地预判北上是活路,南下是绝路。在俄界会议上,毛泽东分析道:“张国焘坚持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因为南面地形不好,又是少数民族地区,给养无法解决,红军作战只有减员,没有补充来源,战略退路也没有,如果不迅速北上,部队会大部被消灭。很明显,中央不能把一、三军带去走这条绝路。北上我们有许多较好的条件,有利于开展抗日的新局面”。历史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张国焘南下是没有出路的,在付出人员减半的惨痛代价后,张最终还是选择了北上。二是分析和揭发了张国焘的错误及其根源,准确地预判张国焘会叛党、叛变革命。俄界会议作出的《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指出:“我们与张国焘的争论,其实质是由于对目前政治形势与敌我力量对比估计上有着原则的分歧。张国焘夸大敌人的力量,轻视自己的力量,丧失了创造新苏区的信心,主张向川康藏边界退却。造成张国焘这种分裂红军的罪恶行为的,除了对于目前形势的机会主义估计外,就是他的军阀主义的倾向。张国焘的错误发展下去,可能成为军阀主义,或者反对党中央、叛变革命”。俄界会议的预判很快得到应验。10月5日,张国焘公然在卓木碉另立党的“中央”,张的分裂行径至此已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三是分析了红四军内部在对待分裂方面的情况,准确地预判到张的分裂行径属其个人行为,在四方面军是不得人心的。事实证明这一预判也是正确的。四是分析了北上抗日的任务,准确地预判今后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将在西北。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长征胜利后,党中央和毛泽东坐镇陕北,指挥千军万马,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陕北成为了中国革命的摇篮。
3、战略决策能力。俄界会议作出了四项重大决策。一是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会议决定不开除张国焘的党籍,《决定》只发给党的中央委员一级。这个决定很重要,也很正确,它为张国焘特别是红四军最终北上留下了余地,减少了阻挠。二是改编部队,成立“五人团”。毛泽东由此正式出山,走上了领导的最核心、最前沿。三是重新确定了新的战略部署,放弃了原定的创造川陕甘苏区的计划,决定依靠游击战争,打通国际联系,得到国际的指示和帮助,整顿和休养兵力,在靠近苏联的陕甘地区求得发展。这个决定是在实事求是地估量敌我力量后作出的战略决策。它正确选择了“陕北、甘东北作为我们的必经之地”的出击路线,既不因兵力弱小而错过向东发展的战略时机,又不致过于偏远而成“井里之蛙”,失去对全国革命的领导。榜罗镇会议在俄界会议的基础上,根据新的情况,正式决定以陕北作为长征的落脚点。但这并不能说明俄界会议的决策是不正确的。四是在反复研讨北上路线的基础上,决定攻打天险腊子口,使国民党反动集团企图阻挡红军北进的阴谋彻底破产,从而为北上陕甘开辟新的根据地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聂荣臻元帅回忆说:“如果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军事上政治上,都会处于进退失据的境地。现在好了,腊子口一打开,全盘棋都走活了”。这些重大决策,为红军北上奠定了基础。
俄界会议充分说明:我们党是一个能力出众、堪担重任的党。而历史也反复证明:加强党的能力建设,是我们党不断走向成功,不断迈向胜利的“奠基石”。90多年来,我们党始终注重自身的能力建设,在历经挫折失败、风雨磨难后,思想愈发成熟,信念愈益坚强,能力愈加提高。革命战争年代,我们靠过硬的能力,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战胜了国民党反动派。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全党紧紧围绕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这两大历史性课题,着重从思想和作风、体制和机制、方式和方法、素质和本领等方面加强和改进,有力地推动了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进入新世纪以来,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按照提高科学判断形势、驾驭市场经济、应对复杂局面、依法执政、总揽全局的能力的要求,进行了新的探索和实践。在党的坚强有力领导下,中国的前程一定会更加美好、更加灿烂。
    三、俄界会议彰显了党的优良作风,而作风优良是党走向成功的“助推器”
    战之所胜,在于作风。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靠好的作风,赢得了群众,战胜了困难,打败了敌人。俄界会议作为党的一个重要会议,其中也彰显了我们党的许多优良作风,而这尤其是会议可圈可点之所在。
    1、彰显了实事求是的好作风。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思想路线。俄界会议处处闪烁着实事求是的光芒。一是实事求是地根据党中央与张国焘的分歧已经无法弥合,在对张的批评、教育、挽救无效的情况下,及时召开会议,与张国焘作坚决的斗争。二是实事求是地揭露和批判了张国焘右倾分裂主义的错误及其根源,一针见血地指出分裂将产生的严重危害及后果。三是在坚持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确路线的基础上,依据一、四方面军分开行动的客观情况的发展变化,实事求是地作出了新的战略行动方针。四是实事求是地依据自身的力量,对部队进行了整编。正是在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指引下,我们党才摆脱了危险,争取了主动,迎来了生机。
2、彰显了民主团结的好作风。俄界会议是在民主团结的初衷和氛围下召开的。会上,毛泽东作了主旨报告,张闻天、彭德怀、邓发、李富春等在会上畅所欲言,揭露和批判张国焘的错误及根源。会议还群策群力,集中民智,讨论决定了红军下步行动方向和战略部署。在讨论对张国焘如何给予组织处理时,大家各抒己见,很多人义愤填膺,提议开除张国焘的党籍。在听了毛泽东的一番陈述分析后,大会同意不开除张的党籍。会议形成了《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的决定》。这个《决定》,是我们党集体政治智慧的结晶,也是我们党贯彻民主集中制的充分体现。
俄界会议的另一个鲜明特点就是谋求团结。“我们需要团结,比任何时候更加重要”,这是毛泽东在俄界会议结束时总结性发言中的一句话。俄界会议谋求团结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张国焘分裂主义暴露无遗的情况下,党中央仍然通过发电,反复阐明厉害关系,令张北上,只要有万分之一不分裂的可能,党中央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争取团结。二是在对张国焘的处理上,为尽力争取团结,党中央一没开除张的党籍,二没把《决定》公之于众。《决定》直到1935年12月间才在中央委员范围内公布,在红一方面军高级干部中口头传达。三是党中央正确地区别对待了张的错误和红四军广大指战员的根本界限,对四方面军表现出高度的依赖和期望。党中央在《决定》中“号召红四方面军的全体忠实于共产党的同志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同张国焘的机会主义倾向作坚决的斗争,以巩固党和红军”,从而最大限度地团结、争取了红四方面军的广大指战员。
    3、彰显了为民爱民的好作风。我们党是靠群众工作起家的,密切联系群众、一切为了群众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俄界会议彰显了我们党和红军严守纪律、亲民为民的好作风。红军到达俄界时,当地群众因受上层反动分子的造谣煽动,害怕红军而逃避一空,躲藏在村周围的密林里,窥视观察红军的行踪举止。红军在俄界的一个打麦场上整队列操,训练刺杀,站岗放哨,显得军纪严密、斗志昂扬。躲在山上的群众见这支队伍确实与众不同:一不随便进老百姓的屋,晚上在屋檐下、树林里宿营;二不抢老百姓的钱财,捉老百姓的鸡羊;三不抽大烟,不打人骂人。见红军并不象反动分子所鼓吹的那样凶形恶煞,几个胆大的群众便走下山来,一探究竟。毛泽东与他们见面后,嘘寒问暖,聊天说话,并宣传党和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慢慢地,下山的群众消除了隔阂和担忧。之后,又有一些老百姓走下山。很快地,红军与下山的群众打成了一片。红军走后,一些胆小的没下山的群众回到家里后,看到羊皮旁边放着银元和纸条,红军占用自己家的东西,付出的价钱比当时市场价高一倍还多,家家户户财产丝毫未损,房屋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他们非常惊讶,纷纷双手合十,为远去的红军念佛祈祷和祝福。毛泽东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俄界会议期间,红军在当地播下了“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视群众为亲人的好队伍”的种子。经过群众的口口相传,红军声名远播,反动派散布的谣言不攻自破。
    4、彰显了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好作风。我们党一个成功的秘决就是善于把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俄界会议充分表现了毛泽东卓越的斗争艺术。对此彭德怀评价说:“毛主席在同张国焘的斗争中,表现了高度的原则性和灵活性”、“一、四方面军分裂后,一、三军团到俄界会合,当晚中央召集了会议,有人主张开除张国焘党籍,毛主席不同意。说,这不是他个人问题,应看到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你开除他的党籍,他还是统率几万军队,还蒙蔽着几万军队,以后就不好见面了。在张国焘成立伪中央时,又有人要开除他的党籍,毛泽东也不同意。如果当时开除了张国煮的党籍,以后争取四方面军过草地,就会困难得多。就不会有以后二、四方面军在甘孜的会合,更不会有一、二、四方面军在陕北的大会合了。上述做法是在党内路线斗争中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的典范”。
我们党的事业成败在作风,干部形象毁誉在作风。俄界会议彰显的好作风,是红军长征取胜之道,是党不断成功之宝。纵观我们党90多年的历史,作风建设始终是贯穿历史发展的一条主脉络。革命战争时期,我们党形成了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三大作风。党的七届二中全会要求全党务必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1950年5月,我们党开展大规模的整风运动。党的八大明确要求克服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的作风。大跃进时期,“瞎指挥风”、“浮夸风”等不正之风盛行,使国民经济遭受了严重挫折。“文化大革命”时期,党的一些优良作风被遗弃,好的制度被践踏,全国人民经历了一场浩劫。改革开放后,我们党重新恢复和确定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总路线。从1983年起,用三年半时间对党的作风和组织进行整顿。党的十五届六中全会作出《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2012年,中央政治局又作出了改进工作作风八项规定。从上可以看出,90多年来,我们党突出作风建设的脉络始终未变,强化作风建设的举措始终未断,紧扣作风建设的力度始终未减。党风好,则政风清、行风正、民风淳。90多年我们党正反两面的实践和教训证明:我们党什么时候坚持了好的作风,国家则稳定,经济则发展,社会则进步,人民则幸福;什么时候不正之风盛行,则是民族之不幸,国家之不幸,人民之不幸。
    四、俄界会议突出了党的坚强领导,而党的领导是党走向成功的“保障仪”
    遵义会议后,党的领导体制、机制开始回归正常状态,党的领导得到显着加强,为红军长征取胜提供了重要的保障和支撑。俄界会议不仅强调要坚持党的领导,而且在这方面也有许多举措和开创。
    1、突出和加强党的政治领导。一是突出党中央的绝对正统领导地位。无论是在俄界会议之前、之间还是之后,我们党面对张国焘的分裂行径,通过召开政治局会议、以党中央名义发电令张北上等形式,宣示党中央的绝对正统领导地位,发布党的权威声音,公布党的方针政策,不容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凌驾于党中央之上,给张国焘及其追随者以强大的政治压力。二是突出党指挥枪的最高原则。俄界会议前后,毛泽东等多次提出:“红四方面军是党的军队,不是张国焘个人的军队”,党的军队必须听从党的指挥、召唤和号令。三是俄界会议始终坚持党的“北上抗日”的政治方针,作出了新的战略部署,为红军北上指明正确的政治方向。四是俄界会议指出:我们同张国焘的斗争,是两条路线的分歧,是布尔什维克主义同军阀主义倾向的斗争。俄界会议批评了“张国焘不相信共产党领导是使红军成为不能战胜的铁的红军的主要条件,不注意加强红军党的政治工作,以非共产党的无原则性的办法去团结干部,以打骂的方式去凌驾地方党的政权的与群众的组织”等错误,实际上宣扬了党应该怎样加强党和红军建设的政治主张。
2、突出和加强党的组织领导。一是由彭德怀、林彪、毛泽东、王稼祥、周恩来组成“五人团”,作为全军最高领导核心。毛泽东当时指出:“特别是有中央直接领导我们,这是我们胜利的保证”。二是将部队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同时成立编制委员会,负责部队改编工作。缩编部队,使红军避免了机构臃肿的弊端,大大精减了非战斗人员,提高了队伍的机动性和战斗力。
3、突出和加强党的思想领导。张国焘分裂红军、抗拒中央命令,在红一、四方面军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指战员议论纷纷,部队内部一时人心浮动,军心不稳。这时候,统一党心军心,凝聚北上共识,显得非常重要和紧迫。不解决这个问题,红军不是被敌人消灭,就是因内讧而分崩离析。俄界会议以思想政治教育为抓手,在解决党内军内思想混乱、人心迷惘问题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首先,党中央对张国焘的分裂行径开展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使大家认识到党中央的坚强和有力,从而坚定了大家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其次,俄界会议对张国焘进行了彻底揭露和批判,使大家在思想上筑起了反分裂、反叛变、反南下的坚强阵线。三是俄界会议后,为及时把俄界会议精神传达到红军指战员,解释队伍存在的种种认识问题,毛泽东、张闻天等中央领导同志亲自给部队作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后的一个早晨,部队在驻地附近一个大森林里开会,毛泽东在会上指出:“最近召开的俄界会议,揭发批判了张国焘的逃跑主义和分裂党、分裂红军的罪恶阴谋,并决定我们红军还要继续北上,这不仅是我们的希望,也是全国人民的希望。前几天,四方面军的一些同志走了,但是,四方军的指战员是好的,是坚决拥护党中央北上抗日方针的。从表面看,我们的人数是少了,但从质量上看,我们锻炼得更坚强了。今后,我们一定能以一当十,以一当几十。张国焘的罪恶目的,不仅不能得逞,而且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们完全可以预料:他们将来一定会回来的,我们为他们的先遣队,为他们回来开路,为他们将来北上扫清道路,胜利最后一定属于我们党所领导的英勇红军的。”毛泽东生动有力的讲话,使广大指战员一扫因张国焘分裂而带来的一片愁容,鼓舞了大家的信心和勇气。
俄界会议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使红军长征有了坚强的后盾和保障。从分裂阴霾里走出来的党和红军,豪情满怀地迈入了北上抗日的滚滚洪流,以势不可挡的锋芒和锐气,纵横南北,横扫千军。
党的领导是党的事业成功的“保障仪”。90多年来,我们党始终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方针,坚持不懈地加强党的先进性建设和能力建设,不断加强和改善党的政治、组织、思想领导,完善党的领导体制、机制和制度,取得了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丰硕成果,无可非议地成为民族复兴的中流砥柱,成为中华民族的领导核心。同时,在90多年的征程中,我们党也走过一些弯路,受过一些挫折,出现一些失误。究其根源,主要是在党的领导方面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民主集中制的缺失,党的指导思想的失误,党的思想政治工作的放松,等等。但值得庆幸和骄傲的是,我们党是一个善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汲取教训的党。经历风雨磨难的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变得愈加成熟和坚强。我们党90多年的历史证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党的事业就会欣欣向荣,阔步前进。忽视和放松党的领导,党的事业就会一波三折,停滞倒退。从这一点上来说,俄界会议无疑为我们提供了好的示范和借鉴。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
无标题文档_ag体育网址|注册
版权所有:衡阳党史网 主管主办:中共衡阳市委AG亚游登录|官方网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