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宣传 > 宣教教育 >
ag体育网址|注册建军大业中的衡阳篇章② :风起云涌的武装暴动
2017-08-04 15:52:06   来源:

在我党的建军大业中,衡阳是党在湘南进行革命斗争的中心。大革命时期,衡阳地方党组织迅速发展壮大,工人运动、农民运动日益高涨。“沁日事变”后,衡阳的各级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但坚毅的共产党人并没有因此而屈服,他们甚至来不及擦干壮烈牺牲的同志的血迹,又投身到党组织建设之中,在蒸湘大地组织工农革命武装先后发动了车江斗争、石湾暴动、枣山暴动、南湾暴动、廖田暴动、南岳暴动等武装暴动,并建立了工农革命军第八师、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工农革命军第九师第三团,坚决反抗当局对工农运动的镇压。这些风起云涌的革命斗争活动,在我党的建军大业中书写了可歌可泣的衡阳篇章。

车江斗争

  1927年5月,驻衡湘军第三团团长俞业裕宣布成立衡阳警备司令部,并自封司令,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制造了衡阳历史上着名的“沁日事变”后,反动派残酷地进行清乡屠共,大肆屠杀革命群众和共产党人。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共产党人没有退缩。综合情况后,水口山党组织提出了“打出车江、进攻衡阳、威逼株洲、支援长沙”的行动方案。决定先由金雨农带人到车江摸清敌人的情况,其余人马加紧训练,伺机出击。

  6月2日,车江逢集。金雨农带领着一支100多人工人武装,带着梭镖、大刀,以及40余条来福枪开到车江,据守车江的反革命武装闻风而逃。但当晚夜深时,他们又反扑。金雨农等决定将队伍暂时撤至温家井,占据有利地形给敌人以打击,趁势摸清敌人详情,为攻克车江作好了准备。

  在此期间,又有许多农民兄弟加入水口山的工人纠察队,人数达到了近2000人,枪械也通过攻克常宁得到了补充。队伍分为四个大队,大队之上成立了指挥部,由水口山工人刘汉芝、涂国钦分别担任正副总指挥。金雨农等从车江初战退回水口山之后,指挥部对所有情况进行了紧急研究,决定端午节时再次进攻车江,仍由金雨农带领第一大队携带较好的武器,从水路进发,其余各队从陆路进军。

  端午节当天,工人武装到达车江桥时,遇到敌方的阻击,但工人武装从水陆两路夹击敌人,致使敌军腹背挨打,慌乱之下丢盔弃甲,往衡阳方向逃窜。这次斗争,缴获了一批枪枝弹药,救出了一批被敌方关押的工农群众,队伍士气为之一振。

衡山石湾暴动

  1927年6月13日,从衡山县柴山洲转移到石湾的贺尔康,与石湾的党组织取得联系,经研究决定发动各区农民纠察队员举行武装暴动,并在暴动之后汇合东、南、西各路农民纠察队员武装进攻县城。暴动由贺尔康与石湾总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向彦臣负责指挥。

  次日清晨,从小初、白莲、大桥湾、三樟树等地赶来的农民纠察队员带着梭镖、大刀、鸟铳等武器陆续赶到石湾。7时许,石湾街上已聚集了800余人,还有200多人正在赶来的路上。不料有人告密,驻在县城的反动驻军派出一个连直扑石湾。贺尔康、向彦臣当即指挥农民武装分散隐蔽。但农民纠察队员缺乏有素的训练,一下就乱了阵脚。很快就有4人牺牲,数人负伤。贺尔康果断组织撤退,暴动失败。

  按照部署,同一天,衡山县云字三房湾女界联合会会长、共产党员刘琼梅、道字甘溪农协委员长康竹泉,分别带领200多人汇成一路,携带梭镖、大刀、鸟铳及特制的两门松树大炮等武器,开到县城文义渡口,准备策应攻打县城,当他们得知石湾暴动失败,南面负责组织武装攻城的江字农民协会副委员长武朝俊遭到逮捕,西面农民武装也未见动静,而渡口对面的守军,架着机枪虎视眈眈注视着河对岸的动静。康竹泉、刘琼梅等人没有贸然渡江,最后只是用松树炮开了两炮就主动撤退。

廖田暴动

  1927年,受中共衡阳县委的派遣,县农民协会组织部长资歌铗速回南乡廖田圩一带组织地下武装。资歌铗与东乡片农会负责人资歌铁和共产党员资金山、资培本、资朝阳等人一道,采用秘密串连发动的方式,先后在廖田圩、小江口、东阳渡、郭门铺、桐梓山等地建立了五支武装队伍。

  9月24日,中共衡阳县委在廖田圩资家书院召开会议,传达省委武装暴动会议精神,决定在廖田圩举行武装暴动。27日,大地主刘望卿与劣绅资朝芳等人设宴召集几十名当地的土豪劣绅在廖田圩街口立本堂开会,策划对革命力量实行武装镇压。得知这个消息后,资歌铗先派人化装前去侦察,并迅速召集400多人的农民武装,把刘望卿、资朝芳等人团团围住。平日作威作福的土豪劣绅,一个个吓得面如土灰,纷纷跪地求饶。

  大地主资金吾、劣绅李子龙等人被就地正法,刘望卿躲到阴沟里拖出来后被乱枪打死。消息迅速传到了县城,当局惶惶然未能作出决断。9月30日,刘望卿的儿子刘润芳从县里请来常备队,将廖田圩团团围住,资歌铗、资朝阳惨遭杀害,资金山、资培本被抓获,不久后也被杀害。

边防大暴动

  1927年6月,衡阳县农协执委萧觉先、戴今吾等人根据上级的部署,决定以妙溪为中心,建立工农武装同反动派进行殊死的斗争。

  6月23日,萧觉先率领妙溪、麻町、月山、神皇山等地农民1000多人,携带鸟铳以及大刀、梭镖、棍棒等,直捣集兵滩大恶霸地主罗老八的“老巢”罗家坪,责令罗家缴粮派款,罗老八狼狈而逃,农民群众开启他家的粮仓,将库存粮食悉数担出。第二天,农民武装又开进妙溪七里山大地主周福山家,缴获银洋300多块。

  随后,农民武装进行休整。一天,萧觉先得知衡山县东湖团防局有5个团丁持枪去南岳后山搜捕,便带领农民武装队员刘云榜、刘云生、成明才等七人在华盖峰设卡埋伏捉拿,缴获了全部武装,并对这些人进行了审讯,得知了团防局内的全部情况。接着,萧觉先率领30多人,夜间袭击东湖团防局,缴获长短枪20多支。

  10月初,边防暴动队,又名“衡北游击师”,由萧觉先担任队长,戴今吾任党支部书记。19日晚,在中共湘南特委和衡阳县委的部署下,暴动队在妙溪、麻町、月山、江柏堰、国清、界牌、石头桥以及衡山南岳等处周围百余里的地区,组织农民群众,发起了声势浩大的边防大暴动,一批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恶霸地主被镇压。还夺取了石头桥团防局的30多支步枪,暴动队伍由200多人发展到700多人。

  为平息暴动,反动当局紧急派出清乡队、常备队、团防局与暴动队战斗达一个多月。11月中旬,在岣嵝峰法轮寺激战,暴动队失利。12月初,游击队领导人戴今吾被捕牺牲。此后,暴动队大部分人员失散,余下的一些人后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七师第四团。
\

工农革命军第八师武装暴动指挥部旧址——南乡寺

 

建立工农革命军第八师

  1927年9月初,罗子平与刘禹谟等人在南乡井头皂召开党员紧急会议,成立了中共衡阳南乡特区委员会,刘禹谟任书记,罗子平任副书记。  

  9月中旬,特区委员会在南乡代泉亭附近的则山庵子召开各地骨干分子会议,罗子平的肺腑发言让在座的工农群众无不为之动容。会后,举行了新党员的宣誓仪式,并成立了吴田齐党支部,罗松乔任书记。后又成立了永次山、柞树坳、肖云集三个党支部。

  与此同时,工农革命军第八师的筹建也在紧张进行。当年冬,罗子平要其亲弟罗子高从家里挑出稻谷13石卖掉,买铁买碳打造梭镖、大刀等兵器100多件。1928年2月23日,工农革命军第八师在南乡寺宣告成立,罗子平任师长,刘禹谟任党代表,罗俊逸任参谋长。此时队伍已有500余人。

  第八师成立的当日便兵分两路暴动,一路由罗子平率领攻打茅洞桥挨户团,想夺取枪支武装自己。但由于走漏了风声敌人逃走,此路无大收获。刘禹谟、张九成率领一路赴张弓桥镇压大恶霸张九芝,抄没其全部家产,将10仓稻谷低价售给农民。此后数日,第八师又连续捣毁了柞树坳大土豪王承堂、苦株堰地主肖岗陵、西冲艰地主罗伍凤、南乡堡地主谢虎卿的“老巢”,将他们的财物悉数分给穷苦百姓。28日,第八师去捕捉大恶霸周达侯,沿途群众一呼百应,跟随部队前去的群众达1000余人,周达侯闻讯逃跑。队伍当晚便驻扎方头艰,并开谷仓救济民众。

  次日黎明,敌常备队和挨户团几百名全副武装的人员将方头艰包围,企图一举歼灭第八师。在罗子平的率领下,队伍分三路突围,激战两个多小时后队伍突围到排山,但党代表刘禹谟突围中不幸被俘。

  不久,反动派又调集大批敌军配合当地挨户团,进行追捕。为保存有生力量,第八师司令部迁至代泉亭附近。但因叛徒出卖,罗子平后被敌人抓获并枪杀于衡阳寿佛殿前。经此,第八师遭受重创,一些人悄悄离去,余下部分合编到工农革命军第七师,在湘南地区继续与敌开展游击战争。
\

位于衡南县廖田镇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指挥部旧址

 

建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

  “马日事变”后,水口山矿的工人在中共党员宋乔生、雷发徕等的带领下,将隐蔽下来的30多条枪收拢,成立了一支工人武装,1927年11月到达位于衡阳、耒阳、常宁交界处的桐梓山。

  在桐梓山有一个200来人的红帮圈子会,有梭镖、鸟铳、马刀之类的武器,他们的矛头主要针对土豪劣绅。在中共党员、康平区农会委员长资歌铗等的帮助下,这个圈子会接受了党的领导,并与工人武装合编成了一支工农游击队,成员230余人。

  1928年1月26日,水口山矿党组织在共产党员周维益家召开会议,周密地研究了进攻路线,作出了战斗部署,并决定这次行动由宋乔生担任总指挥。

  次日午夜,宋乔生率水口山矿工人100余人,从东南面悄悄接近娘子山,直扑矿警队,雷发徕带领桐梓山游击队30余人,从东路赶来,担任打援的任务,严防常宁方面挨户团的进犯。杨步贤、张丙生带领一部分人从西北面向矿警队进发,封锁进出口通道。其时,担任矿警队排长的地下党员谢文斌和司务长文叔琪,早已作好相应的准备,把枪分班挂好,将子弹取出,敞开了大门。此仗不费一枪一弹,缴获步枪108支,子弹四箱。

  28日,各路人马聚集于桐梓山召开大会,正式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独立第三团,团长宋乔生,副团长谭道登,谢翰文任党代表。独立第三团管辖三个营,团部驻扎在桐梓山村,其余分别驻扎在狮堂尾、芋麻艰、天神坳等地,共有330名战士,138支长枪。

  1928年2至3月,独立第三团先后粉碎了土豪陈义禄、水口山矿务局局长余焕东的阴谋。4月上旬,独立第三团离开桐梓山,经坛下墟向耒阳城推进,又打倒了罗顺云等五个土豪劣绅。第三天,驻瓦园的肖宜春和段子为所属武装倾巢而出,分两路围攻坛下墟。由于敌众我寡,独立第三团且战且退,安全转移到豹子岭。后来,谢翰文、宋乔生率领独立第三团约900名战士,与朱德、陈毅部队胜利会师,踏上了去井冈山的征途。

建立工农革命军第九师第三团

  1928年1月初,何寅修、屈淼澄来到西渡恢复和发展西渡第九支部,准备组建工农游击武装,并以西渡为基点,逐步向周围的英陂、三湖、演陂、九里渡、牌楼冲等地扩展。

  不到半月,农民游击队有了几十支枪,汇集了500余人。此时,朱克敏、宁智等人在长乐大云组建润身堂支部,收集了民间藏枪、梭镖、鸟铳、大刀等武器。在台源寺一带活动的共产党员刘宝堂也组建一支拥有60多人的农民武装。三支队伍互通情报联合作战,经过几次战争,共缴获了200多支步枪和一批军用物资。

  1928年2月7日,三支队伍在衡阳县西渡会师,正式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九师第三团。朱克敏为团长,宁智为副团长,朱坤山任参谋长,何寅修为政委,刘纯宜为团委。第九师三团成立后,与反动派地方武装周旋于西渡一带。后来,队伍扩充到700余人,声威大振。1928年2月中旬,该部奉命由西渡开赴将军庙矮子岭与衡北游击师汇合,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七师。

工农革命军第七师与南岳暴动

  1928年2月16日,工农革命军第九师第三团于界牌将军庙矮子岭与衡北游击师汇合改编成工农革命军第七师之后,便开往妙溪。后又由妙溪开到衡山,参加南岳暴动。

  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第七师下设三、四两个团,由屈淼澄任师长,何寅修任政委。各地农民纷纷响应,加入农军,队伍很快发展到1000多人。

  4月初,衡山县委的宾利用、李禁林与七师四团萧觉先取得联系,定于5月5日在南岳举行第二次武装暴动。4月16日,工农革命军第七师1000多人在灵官庙举行声势浩大的向南岳进军的誓师大会,并兵分两路向南岳进发,沿途捣毁了团防局,镇压了反动派,群众燃放鞭炮,拍手欢迎。

  5月5日,七师准时攻入南岳镇,反动派大为震惊,很快调集大批反动军队分三路围攻。七师将士经过激战,萧觉先率四团向南岳后山撤退,朱克敏率领的三团被敌军夹击,队伍被打散损失惨重,他被迫离队去了武汉,后遭反动派杀害。7月底,萧觉先被叛徒董士豪出卖被捕牺牲。刘纯宜、蔡智、肖杰、万含英、宁智等人仍回衡阳西乡坚持斗争。屈淼澄带领余部离开衡阳到常宁、江华一带坚持游击斗争,直至抗战爆发。

 

来源:衡阳日报

统筹:中共衡阳市委AG亚游登录|官方网站室

 
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
无标题文档_ag体育网址|注册
版权所有:衡阳党史网 主管主办:中共衡阳市委AG亚游登录|官方网站室